小草app 注册码2018

,最快更新快穿系统:反派大佬不好惹最新章节!

人家的私生活,他没什么好去打扰的。

不过这心里却堵得厉害。

“时间地点报备一下。”单轲打开电脑记录表,“我记一下,以免走失。”

……反派这关心的举动还真是小心翼翼。

绫清玄也没多想,小家伙想知道的事,她都会说,

小姑娘出去洗手,单轲坐了一会儿,给大宝贝发消息。

无情舔包怪:小朋友,在吗。我最近好像,很是关注一个人。

瞧,大宝贝!:关注?互粉了吗?

单轲:……

这话当然是绫清玄故意说的。

小姑娘正在沙发上,跟蔡婉坐在一起。

穿超短裤清凉装夏季美女生活照

“蔡婉,一起出去吃饭吗?”

蔡婉按摩脸部的动作一停,表情惊讶,“绫宝贝,这是……邀请我约会吗?”

这孩子一天天想啥呢。

绫清玄:“单纯的吃饭。”

带去见家男人啊。

至于能不能看对眼,就看他们两个自己的造化了。

蔡婉才不信呢,她将手机给绫清玄看。

“没想到有粉丝比我的手速还快,刚看完直播,就把俩给剪辑好了。”

“剪辑了什么?”绫清玄拿过来一看,单轲头顶上被安上了‘小娇妻’的字样,那名粉丝写下的文案也是,霸道绫总和他的小娇妻日常。

评论里面,有人提出修改。

‘我觉得小娇夫更适合一点。’

那人瞬间修改了文案,坐实了单轲小娇夫的事实。

‘圈地自萌,请勿艾特他们,他们造粮,我们吃就行。’

“嘿嘿,是不是很棒?”蔡婉拿回手机,“不用们自己谈爱,网友已经帮们开始牵线了。”

绫清玄淡淡道:“明天十点出发,别忘了。”

“诶,我还没答应呢,绫宝贝!”看着小姑娘无事一身轻的离开,蔡婉还真想不出来,到底是什么事,需要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的。

半开的宿舍门内,单轲压着椅背,朝外看去,他只听到最后蔡婉喊的绫宝贝。

还真是喊得亲密啊。

单轲张了张嘴,那声宝贝让他在现实中喊,肯定是说不出来的。

他知道,蔡婉是那小不点的粉丝,就算是工作关系,他们也离得太近了些。

年纪轻轻,这么早谈爱不合适,还是早点让他们保持距离比较好。

……

次日,绫清玄早起一丢丢,发现房间里放好了早餐。

单轲坐在床上研究书籍,漫不经心道:“吃了早饭再出去吧。”

别看他一脸淡定,绫清玄的小号昨晚收到消息,这家伙准备跟着她去看看情况。

他还找大宝贝出谋划策呢。

十点出去,中午见面,他们肯定是要一起吃饭的,在这边吃了饭,出去后哪来的胃口。

绫清玄暼了一眼桌子。

面包和牛奶。

好吧,勉强能吃点面包。

绫清玄坐在桌子上,十分乖巧。

瞧着小姑娘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单轲递过去牛奶,“别噎着。”

绫清玄摇头。

面包当然是要配茶了。

“绫宝贝,我好啦!”

蔡婉昨天嘴上还说着犹豫,现在却比谁都积极。

“没看她在吃饭吗,等等。”单轲双手抱臂,活像个监督者一样。

蔡婉一脸懵,怎么有种被教训的熟悉感?

等小姑娘慢悠悠的吃完饭,单轲将纸巾递给她。

蔡婉忍不住抬起手机,“教练,要不帮他擦?”

吸溜,她磕得好快乐,约会什么的,都见鬼去吧。

“蔡婉。”

单轲嗓音微沉,蔡婉这才将手机给收了起来。

不拍就不拍,反正偷拍的机会多了去。

她已经幻想去外边街拍的时候了。

搞定早饭,绫清玄带着蔡婉出去,没过一会儿,单轲打车抄近道提前去了餐厅等候。

“先生,有预定吗?”

招待员态度热情,单轲点头,昨晚就预定好了。

他特意挑了有植物的座位,能挡住点视线。

结果打量四周后,连丁闫飞的影子都没见到。

身为男性,他还迟到了?

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,其他桌的食物上桌,单轲戴上口罩,有些难耐。

宿主,这样老不厚道了。

隔壁餐厅中,透过玻璃窗,能看见男生从安静等待变得焦灼起身离开。

绫清玄吹了吹茶,抿了一口。

虽然这样不好,但能让小家伙多适应一下食物的味道。

“绫绫,感觉跟我女朋友合得来吗?”

一张餐桌,目前坐着三个人。

丁闫飞的女朋友甜甜去了洗手间,而蔡婉正在拍着精致的食物,仿佛眼前的大帅哥在她心中连食物都比不上。

绫清玄放下茶杯,摇头。

合不来,光她坐下开始,那女生就盯着她不下几十次,比蔡婉平时盯她的时间都要长。

“既然这样,那等我回去提分手。”

穿着休闲风的大男孩笑起来眉眼弯弯,今日出门,碎发刘海也被他梳理到后头,更显成熟。

丁闫飞的解释很简单,“跟好友合不来的女生,他就不放在心上了。”

绫清玄:???

这锅绫清玄不背。

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也是时候给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了。

绫清玄戳了戳蔡婉,女生一脸懵,“嗯?绫宝贝,要我陪去洗手间吗?”

“不。”

去个锤子,把手机没收了信不信。

以往在俱乐部,训练室有通用的卫生间,宿舍里也有单独的,绫清玄根本不用担心性别问题。

虽然她从没担心过。

然而在外边,就需要选择性别进入洗手间了。

小姑娘站在中间,开始沉思。

余光瞥见男厕的一缕长发,她默默点头,看来性别不受影响。

“跟来做什么!”

里边传来女生特意压低的嗓音,绫清玄一听,这不是丁闫飞女友甜甜的声音么。

“我喜欢这么多年,只把我当备胎,那海王有什么好的,睡过的女人数都数不清,是眼睛瞎了还是心被狗叼走了!”

里边还传来另一个男声。

看来这两人正在对峙。

不过……海王?

丁闫飞在这个位面是这个形象吗?

“他比帅,比有钱,海王又怎样,搞到手,女人才会有征服欲,像这种屌丝,谁会多看一眼,松手!再不放开我喊人了!”

“我警告,别在跟着我了,小心我报警。”甜甜趁机甩开那男人,从洗手间里跑出来。

她转而进了女洗手间,重新整理好自己的妆容。zz瞧着一脸淡定站在原地不动的绫清玄,捂着脑袋道:宿主,咱下次能别这么光明正大的打开屏障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