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 v1.6

慕天星回身站好,面无表情地盯着凌冽。

“她是谁?”

“一个……学妹。”

“学妹?带着行李箱来投靠,想要住进的家里,一个女孩子?”

“确实是学妹,然也认识的。以前在中学的时候,我说不出话来,大家都嫌弃我,就她……就她没有嫌弃过我。”

简单的两个对话,慕天星已经将对方的底细摸清楚了,这哪里是同学,分明就是青梅竹马嘛!

这么多年还来这里找他,足以说明两人之间或许还是有联系的。

尤其,在这样的年纪,拖着行李箱过来?

慕天星璀璨的大眼迅速眯起,毫不客气地对着凌冽直击要害:“她喜欢!”

凌冽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却终究没说。

这时候,卓然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过来:“不然,我就说四少不在国内,让她先行离开?”

凌冽盯着慕天星犀利的眼神,对着卓然应声道:“嗯!”

床上白肤美女清新比基尼私房写真

“等一下!”慕天星叫住了卓然,又道:“让她进来!”

卓然有些惊讶:“少夫人?”

凌冽也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他想的是,她应该不会喜欢别的女人住进来才对。

而此刻,没有一个人知道慕天星真正的想法是永绝后患!

若是就这么让青柠走了,下次再来,或者什么时候来,她未必就能撞得上了,那时候才是最危险的。所以,干脆把青柠弄进来,不管对方来意如何,只要是情敌,那就当场了结了!

“对,让她进来!”

慕天星的眼眸里满满的警告,直视凌冽,仿佛他敢捣乱放青柠走的话,她就会跟他没完!

凌冽深深看了她一眼,又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卓然关闭了床铃的对话。

卧室里忽然变得很安静,凌冽与慕天星对视,凌冽的表情多了淡淡的紧张与探究,而慕天星则是面无表情,只拿一双眼透着丝丝缕缕的委屈。

玉盘一样精雕细琢的小脸,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珠,要哭不哭,要问不问的,小模样一瞧就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安抚。

凌冽自然是忍不住的。

可他刚刚上前一步,却见她拧着眉头警告了他一眼!

凌冽不敢动了。

“小乖~!是不是肚子又疼了?我帮揉揉?”

“她多大了?很漂亮对不对?”

鸡同鸭讲。

答非所问。

不答反问。

凌冽站立不动,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样认真道:“我上高二的时候,她念初一。漂不漂亮看不出来。”

慕天星纠结了。

原来也是个年纪小的小姑娘呢,男人不都喜欢小的吗?虽说漂亮,他说看不出来,但是刚刚在窗边朝着楼下张望的那一眼,她看见了,青柠的鼻梁很高,皮肤很白,这样的女孩子跟定跟丑字不沾边的!

再想青柠那一头火红色的短发,性格不用想就是很活泼的那种。

咬着唇,她生气了:“混蛋!还说什么我是的阳光!说什么只要我这一缕阳光!的生命里早就有阳光了!而且不止我一个!”

“绝对不是!”凌冽脱口而出,并手掌指天:“就一个!我发誓!”

小丫头心里很不平衡呢,还是领证太快了吧,瞧吧,这男人秘密太多,事情太多,她一个小姑娘怎能是大灰狼的对手?

今后日子那么长啊,她想想都心累:“呜呜~以前听人家说,要想男人疼女人,男人最好比女人大七岁!二十六了,比我大八岁!”

“虚岁!我虚岁二十六岁,周岁二十五岁!所以,我刚好比大七岁!”

凌冽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在想什么,这都哪儿跟哪儿啊,不过他聪明的脑袋转的极快,她一开口,他便能脱口而出打消她的顾虑!

而慕天星见他答得这么溜,心里更郁闷了!

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男人还油嘴滑舌的啊,这么会哄女孩子,这都是跟谁练得啊?

“!”她急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“我在!”他赶紧举手,模样虽然诙谐,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与华贵。

慕天星瞪着他,明明他此刻的眼神这般真诚,表情也是这么般认真,可是她怎么就是觉得他越是这样就越像是一只大狐狸呢?

气闷地指着轮椅,她道:“坐上去!我推下去!”

家里来客人了,不管是神马样的情敌,她都要让对方见识一下,她才是紫微宫的女主人,而凌冽身后推着他的位置,只能她来!

偏偏,凌冽摇摇头,看着她:“我推吧,不是肚子疼吗?”

“我肚子疼,又不是断手断脚!让我坐轮椅出去,安得什么心?就巴着我比那个青柠矮一截是不是?!”

她快被他气哭了。

他却是摇头,很认真地解释:“不会,她一米六二,一米六八,比她高整整一个头呢!”

“!”慕天星急的转了个圈,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:“居然知道她身高?!”

凌冽真的不懂了,以前认识的,所以知道对方多高,不是很正常?

然,慕天星却不是这样想的,她想的是他能一口报出一米六二这样精确的数字,这得观察的多仔细啊,他观察的时候得盯着人家青柠看多长时间啊!

慕天星心头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腾啊!

“给我坐下去!我们要下去了!”她气的大吼!

他真是怕她气坏了身子,他一直在努力解释,怎么反倒越说越不对劲了呢!

“小乖,别推我了,也别气了,她就是个学妹。身子不舒服,推我下去会很累的。”

“我就要推!”

慕天星吼完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这男人懂不懂啊,他站起来的帅气高大的样子,目前只能让她看见,不许情敌窥探!尤其,她就是要推着她,告诉那个青柠,他身边的位置只有她!

凌冽一看她噙着泪,怕她肚子疼得厉害,心疼道:“小乖,青柠知道我的腿的情况,我五年前在德国做手术的时候她也在,所以我不用在她面前坐轮椅的。”

“呜呜~!”慕天星是真的哭了:“呜哇~!混蛋,我不要喜欢了!呜呜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