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app黄入口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两人起身,修河忽的一愣,“感觉不对,看住我的身体,我先去四长老那。”

段丘点头,见修河的灵识离开身体,便将他背起来,一起御剑去往正峰。

正峰。

殿外的各仙门弟子,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陈珂第一时间将卓筝儿护在身后,漆黑色的魔气从殿内渗透出来,里面还传来奇怪的声音。

“天玄门被魔修入侵了吗?怎会有这么多魔修的气息!”

“这种程度,完全像是把这安了家啊,该不会是天玄门跟魔修合作了吧!”

“掌门他们还在里面,啊——!”

在席位坐着的弟子们,突然发出惨叫,鲜血和酒水混合在一起。

那些藏匿在弟子中间的魔修也现了原型,他们手中的利爪也跟着攻击起来。

“许大人说了,留他们一命,别杀死。”

气质美女尽显成熟魅

“这些充沛的灵气,到时候可以通过‘滤网’,转换为我们使用的魔气呢,这么多,真是令人雀跃啊。”

魔修们交换眼神之后,手中动作不停。

“四长老明明在入口处搜查过,怎么会……”陈珂抵挡着魔修的攻击,朝后道:“筝儿,先去启动防护阵法,?”

站在他身后的卓筝儿垂着头,两手空空的问道:“师兄,喜欢段丘吗?”

“……怎么会问这个?我对段师妹并无此心意!当下最重要的是……呃!”

因为担心她,陈珂一边抵挡魔修还得一边分神,衣服当即被划破,差一点,对方的利爪就刺入了他的身体。

“那为何变了,以前分明……是因为厌烦我了吗?”

在这个当头,陈珂明显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一手朝卓筝儿肩上拍去,灵气入颅,让她清醒一瞬。

看到眼前景象,她整个人愣住,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筝儿,快去启动阵法!”

卓筝儿召出剑,发颤的身子令她感到陌生,但眼前发生的事,已经不容她失神思考,“我这就去!”

见她恢复精神,陈珂松了口气,不再频频躲避,而是密集进攻,将那魔修击倒在地。

“这剑修有两下啊。”

那魔修快被击杀的时候,另外的魔修前来帮忙救下。

陈珂举剑做防守姿势,一对二,其他师弟妹也在抵抗,不能相助。

来帮忙的魔修突然咦了声,“什么啊,伤成这样,恢复得浪费多少魔气。”

他咧嘴道:“不如给我增长点实力呀。”

话落,那重伤的魔修,在陈珂眼前被他吸食。

他抹着嘴,勾手道:“剑修,来,继续。”

亲眼见到这种场面,陈珂愤然发力,十几个对招之下,他将魔修制在身下。

眼见着会被杀,那魔修喊道:“等、等等!放过我,我们不也是没杀们吗!”

“既是同族,也不放过,我不必对手下留情。”陈珂沉眸,将剑刺下。

……

殿内,血腥弥漫。

仙门中人互相伤害,也有朝牧易和小姑娘靠近的。

绫清玄设下禁制,纵使是他们,也无法轻易冲破。

牧易眼中的猩红渐渐变淡,抚慰着他的手,很冷,让人从昏沉中清醒过来。

“他想控制我。”牧易捂住脑袋。

若许泛说的是真的,那他便对着操纵之术用得更娴熟。

牧易当前的欲念就是绫清玄,被许泛控制后,他会失去神智伤害她。

“牧易,欲念可以转化,它不是只有坏处。”绫清玄握住他的手。

禁制外的景象很乱,牧易的视线被她占据。

欲念,转化?

她当日直接转化灵气给自己,也是这样吗?

若对一个人的占有欲,杀欲,用爱、欲转化为保护欲,他只想好好守护她的这种欲念,比其他欲念都要强。

便可压制住那些负面的欲念。

牧易思绪透彻,将小姑娘抱入怀里,“我知道了,等我。”

绫清玄被放在椅子上,牧易穿过禁制,面向许泛。

“竟不受影响?”许泛见他这般清醒,不可置信道:“分明,也是想得到她。”

他还想让牧易受到控制后伤了她。

让绫清玄只能回到自己这边。

牧易甩开来攻击自己的魔修,闪到许泛面前,与之交手。

许泛喋喋不休,牧易压根就不想多说,他只想快速解决掉许泛。

控制的力度加大,牧易心神微荡,许泛趁机出手,却被绫清玄丢过来的灵剑阻挡。

“绫儿,好生待着便是,我会带回去。”

许泛再次划伤自己加重阵法,绫清玄的禁制周围出现魔气压制,灵剑晃荡几圈,落在了牧易手里。

不将感情合并完整,对付许泛将没完没了。

牧易闭了闭眼,将灵剑反向刺进胸口。

微粉的光芒若隐若现,殿口破开,双目无神的二长老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她堂而皇之的穿过魔修与仙门,周身禁制大开避开那些人。

“二长老?”

大长老甩开周身的魔修,双目怒睁,看见她走到牧易身后,从后往前伸手握住灵剑,用力刺穿牧易和自己的胸口。

伤口结合,微粉变成深红,灵剑抽出。

二长老的身形化作光点,融入那伤口处。

“二长老!”大长老全然没希望自己会看到这种场面。

伤口愈合的一瞬间,好感立刻上升到九十多。

zz连忙汇报。

原主的身体被许泛用魔界的特定阵法给禁锢住,别人进不来,她也伤不了别人。

她只能把灵剑交给牧易,相信他,不会被许泛控制。

情感变得完整,牧易眼上的面具碎开,露出他隐藏的上半边脸,眼角和额边都是被划伤后的狰狞痕迹。

牧易背对着绫清玄,在不受许泛控制的情况下,几招之后便将许泛逼到角落。

“看来很厌恶和哥哥一样的容貌啊。”

许泛握着剑,笑道:“这是自己伤的吧,这般丑陋,绫儿若是看见,还会喜欢吗?

想利用他对自己容貌的自卑情绪吗。

牧易冷然却有坚定道:“会。”

她会喜欢他,无关于此。

许泛抬脚踹去,被躲开,自己反而被扇到一边。牧易施下阵法困住他,举剑横在他咽喉上,“把绫儿身边的阵法消除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