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贴吧下载

倾慕把圣宁叫到面前。

不论如何,这是别人送给她的礼物,哪怕她现在用不上,也要让她记得有过这件事情。

迩迩拉着圣宁的小手一起走过来。

那个漂亮的天鹅绒锦盒就安静地放在茶几上。

灯光打开,璀璨夺目的光华闪瞎人眼。

“哇~!”

“哇~!”

两个孩子几乎是异口同声!

粉红色的爱心钻石熠熠生辉地躺在盒子里,而且从钻石的色泽跟通透度来看,钻石的等级应该是非常高的,否则君无邪现在作为君王也送不出手。

很贵重,很美,美的倾慕想买个一模一样的送给贝拉。

但是,女儿一样是他的心头肉。

倾慕笑着摸摸女儿的卷发,道:“这是西渺国的小姑爷爷送给的礼物。他是西渺的皇帝陛下。

绝世美人纯白大片清纯唯美

现在太小了,所以这枚钻石父皇先交给母后,锁在库房里。

当将来长大了,再给。”

圣宁喜欢一切红色。

尤其这样漂亮的小石头她喜欢极了!

盯着瞧了又瞧,口水顺着下巴流下来,迩迩立即拿了纸巾给她擦干净:“爹爹跟说话呢!”

圣宁反应过来,伸出双手护住小盒子,目露凶光地盯着倾慕:“我的!”

倾慕好笑地看着她:“是的,但是太贵重了,让妈咪给保管。回头长大了,不管是做戒指,还是做项链,都可以。”

圣宁的小手一把抢过粉钻握在手心里,才不管倾慕说什么,瞪了倾慕一眼,直接转身离开!

倾慕凝眉:“给我回来!大人跟说话听不见吗?刚才是什么眼神?这样很不礼貌知道吗?”

圣宁握紧小拳头的同时,也握紧了粉钻。

她斜着眼睛看着倾慕:“我的!”

“说了太小!会弄丢!交给妈咪放在库房里锁好!”倾慕上前去抓她的小手,企图将粉钻从她手心里取出来。

她伸手推他,并且往后躲着:“不给!我的!我的!就是不给!不给!”

“给我!再不懂事我揍屁股!”

“皇爷爷!皇爷爷救命!皇爷爷救命!”

洛杰布夫妇、凌冽正在房间里,给小五换尿不湿、喂奶粉。

听见圣宁的呼救声,凌冽立即丢下手里的活往外走:“父皇母后,们照顾小五!”

迩迩在一边看着,有些焦急。

他做好准备了,只要倾慕打妹妹,他就扑上前抱住妹妹,替妹妹挨下爹爹的巴掌。

所以他那一双眼睛,炯炯有神地盯着倾慕的动作,丝毫不敢放松!

圣宁个子小,被倾慕拽了两下,小身子站不稳,一晃一晃的,但是她还是紧紧握着粉钻,坚定不移:“就是不给!不给!我的!”

“洛倾慕!”凌冽大步冲了过来:“不许体罚孩子!”

他直接将倾慕拉着圣宁的小手拍开,蹲下身将圣宁抱在怀中,看着圣宁气呼呼的模样,他哄着:“乖,不怕不怕。”

倾慕有些无语:“父皇,看清楚,她有半点怕的样子吗?”

凌冽直接面无表情地训斥起来:“想干什么!

在乔家一住就是好几天,好不容易才回来,也不跟孩子好好相处相处!

一一多乖、多可爱啊,想干嘛?一个大人欺负小孩子,还不害臊?”

“不害臊!”圣宁口吻很凶,却奶声奶气地道:“不害臊!太子殿下不害臊!还太子呢,欺负小孩子,哼!”

“父皇,把她给我,我今天必须好好教育她!”倾慕伸手去抱:“一一,过来!”

一一不理会,错开小脸不看他!

凌冽转身隔开倾慕的手,对着迩迩道:“迩迩,走,跟皇爷爷回去,去看看小五!”

迩迩抬头,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倾慕,满是为难。

爹爹不发话,他不敢跟着凌冽去。

凌冽大步回房,迩迩始终站在倾慕腿边上,老实的很,忽而,圣宁抓着凌冽的肩膀,从那边探出小脑袋来:“哥哥,快过来呀!”

“来了!”迩迩立即应声,大步朝着圣宁的方向跑过去。

倾慕:“……”

他转身回了房间,很是气馁。

贝拉在房间里玩十字绣,一边玩,一边看电影,反正现在春考都过去了,她就等着九月一号正式入学了。

见倾慕垂头丧气地回来,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刚才听见外头有动静,但是贝拉没理会。

一来,倾慕在呢!

二来,迩迩在呢!

倾慕走到床边,看着她手中绣着的斯里兰卡花,将脑袋靠在她肩头:“我觉得,一一已经彻底不受我的控制了。”

贝拉扑哧一笑:“孩子有自己的思想是好事,她又不是机器人,干嘛要操控她?”

倾慕没说话。

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:凌冽已经越来越顾家了,没事就喜欢赖在家里给小五换尿布。

他想了想,道:“父皇如果十年后退位的话,我就是二十八九岁,太年轻了。

这么年轻的岁数,一上去,最少也要熬个三十年。

这样肯定不行啊,我美好的青春啊,肯定不行啊!”

贝拉放下手中的活,也不看电视了,望着他:“那有什么打算?”

倾慕沉默了半晌,目光凝在她的肚子上。

贝拉嘴角一抽:“生孩子?”

倾慕黑色的瞳孔闪过流彩,笑道:“刚生完,年纪也小,过几年吧,等着一一念小学也行。”

贝拉笑了,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:“算有良心!”

他乐了,接着卖乖道:“那是,老婆是用来疼的,又不是用来当生育工具的,就算要压榨,也是压榨儿子!”

“额。”

“看我在父皇面前多憋屈就知道了,等我将来儿子熬成爹,就不用受这份气了。”

“可是皇爷爷很护着,父皇欺负,皇爷爷会说心疼。”

“所以啊,将来我有了儿子,我就压榨他,谁让父皇那么早退位的?

父皇退的越早,他小孙子就吃越多的苦,反正我是要过得清闲些!

我要让父皇明白,他还不如勤勤恳恳一直待在这个位置上,干到寿终正寝呢!

等他看着小孙子可怜兮兮的样子,他肯定会心疼!”

贝拉不说话了,她好像已经预见了未来的儿子该是多么地苦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