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黄片网子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!

倾慕的话,让慕天星心中一惊。

可是倾慕的初衷是为了让倾蓝更好地执掌北月,她又无法反驳什么。

只是侧面觉得,倾慕以前对于清雅能帮则帮,有阵子还直接管清雅作二嫂。

现在完变了。

慕天星感慨地望着凌冽:“果然,宁的最倾慕不得罪贝拉,惹了贝拉的结果,便是被倾慕彻底恨上了。”

凌冽还未回答,倾慕已经脱口而出:“那必须的。”

他侧目望着窗外,然不掩饰内心的想法。

车队入京后,分几波方向散开,入宫后,又分几波方向散开。

最后停在太子宫前的,只剩下三辆车。

凌冽一家的专车,沈帝辰的车,以及倾容的。

萌嘟嘟咖啡和蜜糖的小白

倾容之所以跟着,是因为马上到倾慕夫妇庆功宴的时间了。

慕鹰队队员们都要参加,当然,都是戴着面具参加。

他也荣幸受邀参加。

贝拉从车里下来,才看见父母跟着,她激动地扑过去:“爹地妈咪!”

纤细的身子直接扑到了父母的怀中。

沈夫人终于抱到自己的小宝贝,只是心疼地望着她:“怎么瘦成这样了?这小下巴尖的,伙食这么差啊?”

闻言,倾慕万分自责。

立即上前去对着沈帝辰夫妇90度鞠躬:“岳父岳母大人在上,小婿有罪!”

沈帝辰也是心疼坏了,瞧着女儿瘦巴巴的样子,毫不客气地对着倾慕道:“确实有罪!

大男人把自己老婆养成这样,我都知道手机还能点外卖呢,不会做,可以点啊!

看把我们贝拉饿的!

要不是这次曝光了,们还得在外面飘着,还得去各处暗访。

当们最后回来的时候,贝拉还能看吗?

那还不得瘦成竹竿啊!”

“是是是!”倾慕连连点头:“我的错,我一定努力将她早日养的白白胖胖的。”

贝拉立即拉住父母的手,帮着倾慕解释:“慕鹰队的战士没有一个会厨艺的。

我们也有叫外卖,但是外卖吃着吃着就不好吃了。

我们也会自己弄火锅,倾慕也会每日早上起来给我做煎饼果子、熬白粥,他也很辛苦。

但是,他力所能及地再帮我弄早餐了。

战士们都是年少时候就出来参军接受训练的,哪里有厨艺能比得上甜甜或者诗姨的?

再说了,能平安回来就是好事,真的怨不得倾慕。”

贝拉护夫的样子,惹得沈帝辰夫妇不好再说什么。

凌冽夫妇就在一边看着笑。

而倾容立即上前,笑着道:“没事没事,就让诗姨开个烹饪补习班。

让慕鹰队的战士们成立一个小小的炊事班,跟着诗姨学两三样简单的家常菜,以后出门,至少还能吃家里做的。”

倾慕深呼吸,郑重地点头:“是啊。

过去我觉得我的队员们无所不能。

这次之后,我就发现,他们在厨艺方面确实是欠缺的很啊!”

“自己去学!”沈帝辰望着倾慕,认真道:“队员们不会跟着贝拉一辈子!

倒是会跟着贝拉一辈子的。

父皇再怎样,还会一道鱼,既营养又美味,既可以做菜,也可以做汤。

呢?

煎饼果子配白粥,天天这么吃,我们贝拉哪里受得了?”

“好好好!”凌冽也笑着上前开始护着儿子,道:“沈大哥放心,我们一定监督倾慕学做菜!”

如此,贝拉瘦了的话题才告一段落。

云轩跟卓然帮着倾慕夫妇提了行李箱,上楼去了。

而曲诗文端着托盘出来的时候,一眼就看出来贝拉瘦的多了。

倾慕虽然也瘦了些,却明显结实多了,没有贝拉瘦的那么明显。

她当即放下托盘,心疼坏了:“太子妃殿下,这可如何是好,怎么瘦成这样了?”

她们虽然没有明说,可是心里清楚贝拉身子不好,还要生小皇孙呢。

慕天星一听话题又被扯回来,立即轻咳了两声:“阿诗姐,炖点血燕端过来。”

曲诗文立即去办:“是!”

甜甜紧跟着端着果盘出来,一瞧贝拉,又是一阵心疼:“太子妃!

太子妃您怎么瘦成这样了?

您这段时间在外面真是受苦了!”

沈帝辰冷哼一声:“可不是!”

凌冽扶额,这话题怎么就过不去了呢?

卓然从楼上下来,道:“甜甜,孝贤王来了,去准备点纪夫人爱吃的糕点,让王爷走的时候带回去。”

甜甜立即道:“是!”

凌冽还是想起倾慕在车里说的事情。

于是对着倾容倾慕道:“们两兄弟过来我书房一下。小乖,陪着亲家聊会儿,我一会儿就下来。”

沈帝辰这个人有一个地方特别好,即便女儿贵为太子妃,但是他从不干政。

甚至平日里行事都不会以未来国丈的身份自居要求任何特权。

沈家的门槛有一点时间是被踏破了的,就是倾慕夫妇订婚的时候。

什么给自家亲戚谋取个一官半职的,什么想着高考作为特长生能加点分的,什么要个陛下墨宝或者太上皇赐名的,什么犯了罪想少坐几年牢房的。

等等。

各种要求五花八门,各种礼物堆砌成山。

可是沈家的门槛即便要被踏破了,宫里这头,也是一点动静都听不见。

因为沈帝辰从来不会将这些事在宫里人耳边说一个字。

当沈帝辰一律拒绝之后,渐渐的,这种风气就淡下去了,去沈家的人也少了。

知道陛下父子有事协商,沈帝辰大大方方地在沙发上落座,对于凌冽的事情丝毫不敢兴趣,也从来不会追问贝拉。

慕天星瞧着沈帝辰从容淡雅的气质,忽而想起了慕亦泽。

以前,慕亦泽见此情景总是笑呵呵地问她:“小冽又有什么事情了呀?”

慕天星敛了下眉。

难怪倾慕不曾去过青城,不曾看望过慕亦泽夫妇。

楼上。

凌冽直接坐在书桌前,两个儿子站在桌子对面,这画面忽而显得有些郑重其事。

倾容笑了笑:“父皇,什么事,尽管说!”

反正他最近表现良好,只有被夸的份,他什么都不怕。

凌冽沉吟了片刻,道:“想想还有两个月就该生了。如果过几天我们体千万参加康贤王府乔迁之喜以及皇长孙的生日礼,那么,想想还是不要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