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怎么进入

“宗主,咱们真的要示好谢家么?”

一处荒漠里,风沙四起。

黄沙被狂风席卷,漫天风尘,遮天蔽日。

但就在这片沙漠里,却有一处百花盛开的仙境,那席卷着的狂沙就像是刻意在避开这处仙境一样。

外面是沙尘漫天,仙境里却是鸟语花香。

这两个完不同的世界却同处一幅画面中,令人看了就忍不住一阵称奇。

花丛中,两个白衣女子迎风而立。

其中一个白衣女子的眉心处镌着一枚不知名的图案,清晨脱俗的脸蛋上除了惊世的貌美之外,眼角处却又带着一丝丝邪气。

“不讨好谢家还能怎样,难道要和南诏门一样坐以待毙么?”

为首的白衣女子轻抚长袖,道:“即刻关闭宗门,不允许门内弟子踏出一步,凡镌刻尘念者,一律废掉内力,逐出宗门。”

“是,宗主!”另一名白衣女子连忙领命,只不过白衣女子还是有些不解,“宗主,那人真的能够治好兰心的眼睛?要知道上一任药王谷谷主都……”

“她等了两百年不就是为了等到那个人么?”

温暖冬天毛衣少女个性艺术摄影图片

为首的白衣女子撂下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就走了,留下另一名白衣女子在原地发呆。

半响,白衣女子瞳孔放大,惊道:“难道是他!”

……

“兰心,你怎么会这么高?”

和兰心走在一起,陈强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他认识的女人里不乏身材高挑的,就像丁敏蓝和叶孟欣,两个女人都是一米七五的模特身材。

但是和兰心比起来,两个女人还是矮了不少。因为兰心的身高接近一米九!

和这样子一个大高个走在一起,陈强只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弟弟!

怪不得,怪不得男人都不敢找比自己高的女人,这种压力当真是让人有些抬不起头来。而且兰心比他高了不是一点点,而是高出了大半个脑袋!

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从小吃的比较好吧。”兰心微微一笑,哪怕脸上还有污痕,却也抵挡不住她这张绝世倾城的脸。

燕依依的美是那种令人向往令人崇拜的巨星之美,谢冰青的美则是令人敬畏三分的不食人间烟火之美,而兰心的美,则是像领家小妹一样的温柔如水,朴素而又纯洁的美。

毫无疑问,第三种美最能打动一个男人,也最能让男人升起保护欲。

这不,哪怕陈强还没摸清兰心的底细,他却已经暗下决心,一定要治好兰心的眼睛。

那双比星空还要透亮的眼睛。

见陈强带回了一个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美女,基地里的一帮男人纷纷露出了贼贼的笑容。

“啧啧,想不到我们头儿居然号这口,童颜面孔,御姐身材,啧啧……”

“可不是,恐怕也只有我们头儿能驾驭这么高的美女了,还我肯定是不行。”

“废话,你特么一米六五的三等残废,给你你也够不着……哎哟哟,头儿别打我,是他们先起哄的!”

基地的兄弟们一哄而散,留下阵阵欢声笑语。

“不好意思啊,我这帮兄弟没见过世面,你别和他们一般计较。”陈强歉意地看了少女一眼,如果说谢冰青身上的不食人间烟火让人升不起轻薄的念头,那么这个少女的邻家气息就让人舍不得去伤害她半分。

谢冰青给人的感觉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,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是豁出性命也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。

“大哥哥不用放在心上,我能感觉到他们没有恶意。”少女微微一笑,天上的太阳仿佛都随之黯淡了几分。

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你师父又是谁呢。”陈强看向少女,一路走来,陈强都没有去问她的性命,更没有去询问她的身份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少女的眼睛就能让陈强百分百放心。

“她的师父应该是号称西域第一女魔头的云舞阳吧?”白文邺带着几个老爷子拓步走来,让陈强感到惊讶的是,白文邺等人的脸上居然都带着一抹凝重之色!

“兰心拜见各位老前辈,师父经常提及江湖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兰心给各位前辈行礼了。”

兰心微微弯腰,婀娜娉婷,就连行礼请安都显得格外让人升起保护欲。

白文邺面色不改,依旧是警惕不已,对着陈强说道:“小兄弟,你可要小心了,此女乃是西域第一女魔头的徒弟,比起南诏门的巫蛊之术,西域巫术可差不到哪儿去。”

西域巫术!

陈强震惊不已,这个干净如皎月的少女居然是来自于西域巫术宗门!

可是陈强从头到尾都没有在少女身上感受到半点邪气,相反,少女给陈强的感觉只有一个,那就是干净!

“大哥哥你相信我么?”兰心扭头看向陈强,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,但她也能感受到白文邺等人的表情。

陈强重重地点点头,面对这双眼睛,他根本无法说个不字儿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陈强对这双眼睛仿佛有一种执念,执念到陈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这双眼睛治好。

“既然大哥哥相信我,那我相信大哥哥肯定也能做主,这是师父让我交给大哥哥的东西,师父说了,只要大哥哥相信我,那从此往后,珈蓝山坐下弟子将永不再出世。”

永不出世!

白文邺一行纷纷大惊,永不出世意味着什么,他们这些浸淫江湖多年的人怎么会不明白。

永不出世就意味着珈蓝山将会彻底闭关,从此再不出山。

在这个年代,拥有一番本领的人都巴不得混出一番名堂,做出永不出世的决定该需要多大的勇气?

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部汇聚到兰心身上,很显然,这个少女就是让云舞阳决定再不出手的理由。

兰心递给陈强的信上不仅有云舞阳对谢家的投诚,更是交代了一些珈蓝山藏宝的地方,很显然,这些宝藏都是珈蓝山表明投诚决心的砝码。

闻声走来的谢文礼看了看书信,随即笑道:“虽然没有和珈蓝山打过交道,但是这位宗主却是最有远见的一个。弃暗投明,回头是岸啊!”